新西兰服务器

【环时深度】“仇男”“厌女”之争引爆韩国政坛,将冲击明年3月的总统大选

  【环球时报记者 丁洁芸】韩国社会的“仇男”与“厌女”,正在变成一个政治问题。“随着明年3月韩国总统选举临近,韩国政治圈需要让女权主义成为差别和厌恶的词汇”。据韩国《京乡新闻》5日报道,从诽谤“国民力量”总统候选人尹锡悦夫人金建熙的“朱莉小姐”壁画、奥运会射箭运动员安山的短发引发的女权主义争论到尹锡悦的“健康女权主义论”……在韩国政治圈,起源于欧洲的女权主义被当成煽动性别矛盾的工具重新出现。

  政治议题方向天翻地覆

  明年3月,韩国将迎来新一届总统大选。与上一届总统大选时相比,韩国政治议题的方向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刚刚结束的东京奥运会上,20岁的韩国射箭女将安山首次参赛就拿下个人、团体和男女混合团体赛的三块金牌,创下奥运历史纪录。但她却因一头利落的短发遭到韩国网友批评,被称作“必须远离的女权主义者”。韩国政坛关于性别议题的论战随之爆发。

  韩国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发言人杨俊宇7月30日在网上评论称,“矛盾产生的原因在于安山使用了带有厌恶男性色彩的词语”,将责任转嫁给参赛选手,而该党党首李俊锡则公开支持杨俊宇,进一步把性别议题演变为政治攻防。随后,韩国“正义党”女议员柳好贞以及前党代表沈相奵纷纷表态力挺包括安山在内的所有女性。

  有韩媒回忆起上届总统大选时的情况称,时任共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文在寅在选举过程中曾公开表示,他将成为一名“女权主义者总统”。而当时,除了文在寅,大部分的候选人都争先恐后推出了为女性服务的政策。比如,内阁女性比例占50%,表彰雇用女性的优秀企业等。韩媒形容称,当时的政界处于“性别议题=女性议题”的氛围中。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报道称,盖洛普2017年6月对文在寅政府进行的首次月度民意调查显示,20多岁的选民中有90%的人支持总统,高于81%的总体支持率。但仅仅四年后,在盖洛普今年5月份的月度民意调查中,年轻人中支持文在寅政府的比例仅为31%,总体支持率为34%。而在20多岁的男性中,这一比例仅为17%,是按年龄和性别划分的所有人口统计数据中最低的。

  与此同时,韩国政界围绕性别的议题也发生了变化。《京乡新闻》称,这是因为20岁-30岁的韩国男性舆论凝聚力比过去更强。与此同时,文在寅政府推出的一系列支持女性的政策让韩国年轻男性感到愤怒。此次围绕安山的争议也和这种大环境不无关系。最初这只是出现在互联网上的矛盾,但随着政治圈的加入,事态进一步扩大。

  有专家认为,这是韩国政治圈企图用性别议题来掩盖就业难等社会结构性问题的悲剧。韩国全北大学社会学教授郑美京(音)表示,在竞争愈演愈烈的结构性不平等中,20多岁的男性需要一个发泄不满的对象,那就是女性。而政治圈就利用这样的不安和愤怒情绪在性别矛盾议题上火上浇油。

  韩国女性政策研究院近期的一项研究显示,过去韩国社会对男性要求的“传统男性特质”在年轻一代的心中越来越淡薄,他们与女性矛盾以及对女权主义的反感却越来越明显。一项以韩国国内3000名19岁-59岁男性为对象的研究结果显示,20多岁的受访者表现出的“敌对性别差别主义”或“反女权主义”倾向的比例达到了50.5%。

  30多岁的党首+20多岁的党发言人

  “(韩国政党)无法摆脱通过‘反女权’获得20多岁男性选票的诱惑。”韩国女性政治研究所所长金恩珠(音)这样分析韩国社会近来的情况。韩国政界之所以在大选期间消费女权主义,是因为这样容易确保支持势力。在韩国政治中,只有得到特定集团的支持,才能当上政府领导人。

  7月5日,“国民力量”发言人选拔辩论结束后,两名男性青年被选为该党发言人,分别是27岁的林胜浩和26岁的杨俊宇。至此,“国民力量”形成了以36岁的党首李俊锡和两名20多岁发言人为代表的配置。传统上得不到二三十岁女性选民支持的“国民力量”内部开始不断出现吸引二三十岁男性投票的发言和政策,也有分析说,这是一种战略判断。他们期待调动二三十岁男性选民在今年首尔、釜山市长补选中表现出来的投票热情。

  与此同时,“二十多岁的男性现象”也成为话题并引发关注。有分析认为,“二十多岁的男性现象”已经在韩国社会蛰伏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这种潜在存在因为“李俊锡现象”逐渐明朗化。如今受“李俊锡现象”影响,“二十多岁的男性现象”被塑造成一种政治因素。

  “我同意过去存在对女性的差别对待,也同意存在玻璃天花板。但我不理解,为什么过去的差别对待要让现代男性来承担责任”“看看现代社会,男性似乎不是被要求穿紧身衣,而是被要求穿着盔甲生活。现在的女权主义以老一辈人犯下的保守性别差别对待为由,对二三十岁的男性青年采取了高压、暴力的标准。”这是韩媒笔下两位韩国20多岁男性的言论。在他们看来,针对女性的社会层面的区别对待只存在于过去,并没有延续至今。在这种情况下,女权主义对他们来说是一门“只为女性而活的,压迫男性的学问”。

  而被韩国朝野都忽略的年轻女性选民也逐渐感到愤怒。在一家初创公司工作的女性李某(35岁)一面批评在野党称,“我感觉‘国民力量’为获得20多岁男性的选票而忽略了二三十岁女性,似乎把我们当透明人。”不过另一面,李某对执政党也没有太多好感。她认为共同民主党籍地方官员的性丑闻以及“朱莉小姐”壁画事件都是应该“下跪道歉的事”,“不论朝野,都没有一位能代表女性选民的总统候选人”。

  “女权主义”议题如何影响大选?

  “特权的失去导致了年轻男性向强硬右派的转向”,《外交政策》杂志称,在许多国家,年轻人被认为倾向于自由主义,韩国也是如此。但最近,韩国年轻男性选民突然“急转向右”。在4月举行的首尔市长补选中,20多岁的男性选民中有72.5%的人把选票投给保守派,高于60岁及以上年龄组的比例。在激进的反女权和对政治精英的扭曲崇拜推动下,韩国年轻男性预示着韩国政治保守派开启的“不祥新篇章”。

  有研究这个问题的韩国专家称,韩国年轻男性存在两种倾向:厌女和崇拜精英主义。他们多出生于1990年以后,当时韩国正处于繁荣发展的历史进程中,年轻男性对老一辈艰苦奋斗的历史知之甚少。例如朝鲜战争或反抗军事独裁,争取民主的斗争。

  相反的是,年轻男性的战场是一系列的考试:高中入学考试、大学入学考试以及高薪铁饭碗的入职考试,他们在臭名昭著的补习班中度过了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来参加或准备考试。结果是,韩国年轻男性已经将这些考试的逻辑内化,并提升成为一种扭曲的道德敏感性,即弱者应该为自己负责。

  而女权主义争论到底会对明年的大选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有韩媒认为,可以通过4月的首尔以及釜山市长的补选结果来预测选票流向。当时的出口民调结果显示,15.1%的首尔20多岁女性选择了第三政党候选人,而不是两大政党。此次大选有可能再次出现这样的情况。不过也有声音认为,现在衡量女权主义的影响还为时过早。有专家表示,目前候选人还没有公布具体的竞选纲领,选民们也没有形成判断,应该考虑到补选和大选情况是不同的。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韩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韩国服务器网联系。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