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女性图书馆折射韩国“厌女文化”

女性图书馆折射<a href=韩国“厌女文化””/>

  【环球时报驻韩国特约记者 林龙优】近日,韩国第一座、也是唯一的女性专用图书馆——堤川女性图书馆(如图),迎来了首批男性读者,在韩国引发激烈争议,涉及男女平等、女性安全等议题。争议折射的是韩国重男轻女的社会风气和“厌女文化”。

  堤川女性图书馆坐落于韩国忠清北道堤川市,是一座普通的3层建筑,占地344平方米,藏书约5.8万册。图书馆2层和3层是阅览室,共设144个座位。每年3月到11月,图书馆为女性读者提供一系列免费的文化课程,其中包括刺绣和情感辅导等。二楼资料室还设有哺乳室。图书馆虽然从7月1日起对男性读者开放了,但3层阅览室仍为女性专用。 据报道,目前每天只有一两名男性读者前来参观。

  该图书馆是金学任(音译)女士捐赠土地建立的,1994年4月正式开馆。成立女性图书馆的初衷是鼓励女性参与社会活动,希望为女性提供学习空间。从2019年开始,男性团体等向人权委员会提交有关图书馆开放的陈情书后,人权委员会立即着手进行调查。人权委员会认为女性图书馆是公共资源、公共设施,没有合理的理由排斥男性使用。

  最终,女性图书馆决定部分向男性开放。图书馆的决定引发激烈争议。4.3万韩国网民在总统府官网请愿,呼吁图书馆停止向男性开放。理由是希望尊重捐赠者金奶奶的遗愿,为女性提供安全的空间。

  有网友在人权委员会网站上留言说,堤川女性图书馆向国民展示了过去韩国女性被排除在教育之外的生活,这段历史应该保留下来。韩国社会风气保守,在相对重男轻女的社会文化中,每次谈到性别话题都会引发激烈争议。不仅是女性图书馆,政府推出的一系列性别平等措施,例如女性专用停车场、孕妇专用座位,甚至女子高中、女子大学等,都被认为是“对男性的逆向歧视”。

  韩国地铁的“女性专用车厢”就是在这样批评的声音中艰难向前推行的。地铁内的性骚扰一直是令政府头疼的问题,政府曾于1992年在首尔地铁一号线上尝试推行女性专用车厢,结果被反对的声音压下来,只能改为在高峰时间把最后一节车厢定为女性专用车厢,但也阻止不了男乘客往里面挤。后来又把地铁末班车的一两节车厢设为“女性安全车厢”,为的是让夜里独自一人坐地铁的女性觉得安心。即使这样改头换面了好几次,依然避免不了争议。

  偷拍、性骚扰、歧视女性、仇恨女性的风气在韩国大行其道。有人认为女性不用负责养家,不用服兵役,却可以跟男性享受同样的资源,在职场上竞争,因此对女性产生了仇恨心理。这种对女性的憎恨,不仅仅出现在网络上,也蔓延到现实生活中。例如,2019年讲述韩国女性困境的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就引发了轩然大波:电影尚未上映,韩国最大的门户网站NAVER上对这部电影的前排评论清一色全是恶评;女主角郑裕美的社交媒体账号一时间被各种言辞激烈的负面评论攻陷;为该电影说好话的女团成员被男性网友焚烧照片。“N号房事件”就是“厌女文化”最极端的表现。

  堤川女性图书馆的争议在本月中旬出现了微妙转折。MBC新闻台播出了金奶奶的采访录像,她当年并没有要求图书馆女性专用。因为她捐赠的土地面积小,又赶上当年鼓励女性积极参与社会活动,因此才建立了女性图书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韩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韩国服务器网联系。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