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女权”之争引爆下届总统大选,性别对立为何搅乱了韩国政坛?

  随着下届总统大选临近,“女权”之争被推上了韩国政界的热搜。

  一项针对文在寅政府的民意调查显示,4年前,20-29岁的选民群体,不论男女,对文在寅的支持率都超过80%,是他和共同民主党的重要票仓。现在,该群体对文在寅政府的支持率跌至31%,年轻男性集体出逃。今年4月的首尔市市长补选,该群体中72.5%的男性,把选票投给了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党。

  “女权”之争引爆下届总统大选,性别对立为何搅乱了<a href=韩国政坛?”/>

  该党新任领袖,36岁的李俊锡有一句名言:激进的女权主义和恐怖主义一样有毒。

  在我们的印象中,“男权”、“女权”是社会问题,不该和政治挂钩。但任何事只要被冠上“主义”二字,就一定会被政客们打主意。

  女权首次被提出,要追溯到1791年,法国活动家奥兰普-德古热发表《妇女和女公民权宣言》,史称《女权宣言》,和《人权宣言》相抗衡,德古热在宣言中提出17点要求,主张自由、平等的权利不能仅限于男性。

  “女权”之争引爆下届总统大选,性别对立为何搅乱了<a href=韩国政坛?”/>

  这份宣言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不久后,德古热被送上了断头台,但“女权主义”通过自由、浪漫的法国大革命,传到英国、北欧。最终漂洋过海,在刚独立不久的美国落地生根。

  最开始,女权主义,是为帮助女性争取到和男性等同的地位和权利,但很快就有政客发现了它的另一个妙处:支持女权主义,就能获得女性群体的选票。

  人,会因为相似性聚集到一起。在美式民主和选举制度中,这些相似的人群,代表着大量选票。

  拜登高喊会善待移民,对应少数族裔选票,在弗洛伊德被杀案中谴责对受害者家属下跪,对应非裔群体选票,其他还包括控枪和反控枪群体,环保和反环保群体,等等。

  在亚洲,中日韩三国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男尊女卑的思想深入人心。封建社会,女性谈不上什么地位和权利。尤其韩国历史上少有独立自主的时候,一朝摆脱殖民,又进入了长达几十年的军事独裁,1988年卢泰愚带领韩国走进西方民主之后,男尊女卑和男女平等就形成了巨大的割裂。

  一方面,在民主自由的思潮下,女性意识迅速觉醒,另一方面,韩国建国之初物化女性,靠色情业拉动GDP的黑历史还有很多当事人,再加上民选制度作为催化剂,韩国的“女权主义”就呈现出了如今这副怪异的模样。

  韩国,一名能力足够强的女性,能得到选民、政客同僚的支持,以彰显这个国家进步、包容的思想。自称“女权主义总统”的文在寅执政期间,秋美爱当上韩国法务部长官,康京和被任命为韩国首位女外交部长,多位女性检察官,地方议员出头,这几年,整个韩国社会,都处于一种女性地位提高的氛围中。

  “女权”之争引爆下届总统大选,性别对立为何搅乱了<a href=韩国政坛?”/>

  然而走出精英叙事,民间则有更多《82年生的金智英》的故事。女性从小就被教导要以父亲、丈夫,甚至儿子为先,身上背负着沉重的枷锁而不自知,因此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以往我们都说,韩国的电影能主持正义,甚至修改一国法律,但金智英的横空出世,只是彻底点燃了韩国社会的男女之争,再也无法调和。

  这场“斗争”还有一个重要的背景,在财阀的掌控,和疫情打击之下,韩国经济出现严重滑坡,年轻人找不到好工作,看不到跨越阶层的可能,被寄予更多希望的男性比女性更容易产生挫败感。

  他们抱怨兵役制度降低男性在职场上的竞争力,指责政府出台扶持女性的政策是对男性的压榨和剥削,这个时候再回头看看李俊锡的“激进女权有毒论”,简直是为这些年轻男性量身定制。

  “女权”之争引爆下届总统大选,性别对立为何搅乱了<a href=韩国政坛?”/>

  与此同时,民间还有各种女权组织和反女权团体吵作一团,种种因素聚焦下,“女权问题”就在韩国被无限放大了。

  当然了,文在寅政府因此严重受创,在野党身上的压力也没轻松几分,8月1号,首尔街头惊现“朱莉小姐”壁画,直指尹锡悦夫人金建熙曾是一名性工作者。

  目前还不能确定,这副“杰作”是共和民主党支持者对尹锡悦的蓄意报复,还是仇恨女性的男权主义者所为。但只过了一天,尹锡悦就在参加集会时提出了“健康女权主义”的概念,他认为女权主义应该是健康的女权主义而不是延长政权的工具,正是由于女权主义在政治上被滥用,导致了情绪上,男女双方的健康交往被妨碍。

  可问题在于,什么是健康的女权主义呢?

  “女权”之争引爆下届总统大选,性别对立为何搅乱了<a href=韩国政坛?”/>

  在刚结束不久的奥运会上,韩国射箭女选手安山的短发应该人畜无害吧?可当时大批韩国网友一拥而上,称之为“必须远离的女权主义者”。韩国在野党的青年代表人物杨俊宇表示:矛盾产生的原因在于安山曾有使用带有厌恶男性色彩词语的黑历史。随后,李俊锡也公开发声支持杨俊宇,成功地将性别对立上升到政治层面。

  说到底,这就是一场政客拉拢女权主义选民,和“厌女”选民的斗争,不惜煽动民众正面对抗,韩国这帮总统候选人们,吃相也太难看了点。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韩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韩国服务器网联系。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