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温婉家庭主妇为何被称为韩国最狠毒妇

  她精心策划杀人细节,将尸体分解成碎块,从韩国之南的济州岛一直弃尸至首尔卫星城市金浦市,范围遍及大半个韩国,其中包括垃圾场和大海,至今警方和家属依然不明尸体的下落。杀人之后,她冷静买票回家,甚至在警察的调查的过程中牵扯出另一桩命案……

  她就是制造这起惊天大案的主角,被称为韩国最狠毒妇的高宥珍。惨遭她毒手的不是别人,正是和她共同育有一子的前夫姜某。

  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让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子对前夫下此毒手?下面就让我们一起走进这起震惊韩国的2019年济州岛杀夫碎尸案。

  温婉家庭主妇为何被称为<a href=韩国最狠毒妇”/>

  曾经的甜蜜爱人以离婚收场

  案件的主角高宥珍,身高160cm,体重50公斤,案发时36岁,是一名普通的家庭主妇。

  高宥珍和前夫姜某同岁,生于1984年,济州岛人,不仅住在同一个社区,还就读同一所大学。他们在校内活动之中相识后并开始交往,在结婚前恋爱了6年多的时间。

  在大学期间,高宥珍和姜某经常一起前往海外从事义工服务,也曾一起出国旅行,两人形影不离,在外人眼里就是一对幸福甜美的小情侣。两个人最终也从两小无猜顺理成章地走进了婚姻礼堂。

  高宥珍与姜某于2013年6月完婚,然而,在新婚蜜月旅行还没有结束,两个人就产生了矛盾,在搭乘飞机回国之前,高宥珍不顾丈夫的反对,硬是要在机场的免税店里购物,随后也发生了争吵。最终导致错过了原本预定的航班。

  婚后,高宥珍和丈夫姜某的家庭地位上的差距慢慢显露出来。

  当时,丈夫姜某还在念书,准备考取博士学位,他此时的经济来源就是靠着一些助学金和奖学金。而高宥珍在婚后也并没有出去工作,因为她自小就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娘家在济州岛经营着一家汽车租赁公司,在济州岛和金浦市都拥有房产。在如此大的经济差别下,两个人的家庭地位可想而知。

  高宥珍虽然不工作,但也绝不是韩国传统的家庭主妇,在家里也不从来不收拾家务,丈夫姜某不但要承担家里的生活支出,还要在课业之余收拾房间,甚至老婆大人饭后留下来的厨余残渣都需要等他来打扫。

  2014年11月份,高宥珍生下了一个儿子。在这之后,她的丈夫姜某发现高宥珍就像变了一个人,遇到不顺心的事就会大吼大叫,砸东西,情绪异常暴躁,甚至还会拿刀砍人或自残。

  有一次,高宥珍把手机砸向了姜某,造成他眼睛受伤到医院接受治疗。

  但是,丈夫一直以为是因为妻子的心理压力过大导致的,自己站在丈夫的角度,应该对妻子多加包容和理解,所以他总是选择忍气吞声。

  每次姜某的朋友看到他身上的伤都是感到很奇怪,毕竟他们婚前交往了6年,难道6年当中姜某都没有发现高宥珍有着这么暴虐的脾气吗?

  这一点,姜某也很纳闷。高宥珍在婚前确实在这方面没有这种表现,他后来认为可能是自己的奖学金远远不能够支撑家里的经济支出,生活上的捉襟见肘是促生高宥珍坏脾气的主要缘由。

  姜某对高宥珍的忍耐并没有让高宥珍有所收敛,反而是她的暴力性格愈演愈烈,最过激的一次,她甚至拿出刀来,抱着一岁多的儿子说:“那我们就同归于尽吧。”

  这一次,可把姜某吓坏了,2016年,再也无法忍受的姜某向高宥珍提出了离婚。但高宥珍不同意,最终闹到了法庭上,姜某要争取孩子的抚养权。但是最终法院根据实际情况,把孩子判给了娘家更有经济实力的高宥珍,并判定男方每月有两次探视孩子的权利。

  嫌隙产生

  离婚后,高宥珍在2017年认识了另一名男子洪某,并于11月份与洪某结婚,两人定居在清州市,将自己和前夫姜某生的儿子送回了济州岛的娘家抚养。

  离婚后的姜某非常想念自己的儿子,多次跟高宥珍沟通,希望能和儿子见上一面。但是高宥珍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姜某到最后甚至是到了祈求高宥珍的地步,每到这时候,高宥珍就给前夫回一条敷衍的信息:“再等等吧,我会联络你的。”

  即便是如此,还在攻读学业的姜某还是每个月会给儿子寄40万韩元(约2300人民币)的赡养费。自己有在课余时间兼顾打好几份工,每到节假日或是儿子的生日,姜某也会精心地给儿子挑选礼物,邮寄给儿子,他希望儿子不要因为父母离异而失去父爱。

  2019年5月10日,始终没能见上孩子一面的姜某再也承受不住对儿子的思念,又一次将高宥珍告上了法庭,希望能够行使探视儿子的权利。

  法庭最终做出判决,高宥珍必须让姜某父子在5月25日见面。时隔两年,父子俩终于能够见上一面。

  由于是法庭的判决,高宥珍不得不执行,但是也因此加深了对前夫的憎恨,她认为前夫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在不断骚扰她现在的幸福家庭,并且又一次跟她对簿公堂就是在侮辱她。于是,视前夫为“眼中钉肉中刺”的高宥贞开启了她残忍地“杀夫之旅”。

  半个月后很快就过去了,姜某再一次联系高宥珍,确定了和儿子见面的相关事宜。这一次,高宥珍回复他说:“你不是想看孩子吗?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可以来了。”

  5月25日,姜某开车前往济州岛两人约定的地点,在他的行车记录仪中显示,他一路哼着小歌,想到即将见面的儿子,他的好心情溢于言表,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事,等待他的是竟然是一条不归路。

  当日,姜某成功和前妻高宥珍以及儿子见面,三个人先是到主题游乐园玩了一下午,傍晚,在外边吃过了饭以后,回到了事先预定好的民宿。而这里,正是他人生的绝命终点。

  失踪的前夫

  姜某在进入民宿前还给自己的父亲和叔叔分别打了电话,说了一下一家三口这一天的行程。

  晚上9点25分,姜某的弟弟见他很久都没有消息,就给他发了一条消息询问“哥,还没有结束吗?”

  一小时之后才收到回复“结束了,我研究室有事先过来处理一下,手机马上就没有电了。”

  从这开始,姜某就再也没有和家里人联系过,手机也没有人接听,所有人都认为他还在研究室忙碌。

  直到5月27日,距离姜某跟前妻和儿子见面已经过去了两天,姜某仍旧没有和家人联络,感到奇怪的弟弟找到姜某所在的学校才发现,他根本就没有来过学校,人也是一直处于失联状态。于是姜某的弟弟在当天晚上韩国警方申报失踪。

  警方当即询问了和姜某见面的高宥珍,面对警方,高宥珍表现得非常淡定,她说她和姜某当天确实是见面了,但是当年晚上住在民宿的时候,姜某试图对她进行性侵,被她极力反抗后,姜某就从后门逃走了,自己和儿子住到第二天才退房离开,之后再也没有和姜某联系过。

  警方当时也是不以为然,完全没有想过这有可能就是个刑事案件,毕竟当天他们一直是跟孩子在一起,姜某有可能就是犯错心虚,所以自己在外面躲两天。

  但是,姜某的弟弟始终觉得不对劲,自己去到了那家民宿。调取了部分监控交到警方,这一看才发现,高宥珍后来独自在民宿多呆了一天半。这和她之前的说法有很大的出入。

  监控还显示,高宥珍退房之后还带出了几大包垃圾袋和一个沉重的行李箱。这让姜某的家人和警方都有了不好的感觉。

  接到报案后,警方马上来到济州岛的那家民宿进行调查,具有多年办案经验的警官在进入房间内直接就能闻出还没有散去的血腥味,并在浴室、客厅和厨房内发现大量被清理过的血迹,尤其是浴室和厨房内随处可见大量泼洒状的血迹,经验证证实这些血迹证实来自于姜某。

  2019年6月1日上午,警方在清州市高宥珍自家地下停车场将其抓获,警方同时扣押了高宥珍的车。

  警方在高宥珍的车里和民宿发现了多达89处沾有死者DNA的迹象,同时也提取出了安眠药的成分,同时,警方也开始了全面的尸体搜查。

  温婉家庭主妇为何被称为<a href=韩国最狠毒妇”/>

  案件还原

  高宥贞承认自己杀了前夫,但是对具体情形和弃尸地点闭口不谈,后来她还声称是自己在拿刀切西瓜的过程中,前夫想要强行和她发生关系,她为了自卫过失杀人。

  在走访的过程当中,高宥贞的亲戚朋友都说她是一个好人,平时很有礼貌,应该做不出这种事情。

  但是警方根据高宥珍的手机和电脑里的搜索记录,她从5月10日就开始在网上搜索“杀人”“催眠”“分尸”“刀具”等关键词语。这说明她在法院判决的当天就产生了杀人动机。

  5月17日,高宥贞在韩国清州市某间医院取得了安眠药的处方,然后在附近药局买了一些安眠药。

  5月18日,她开车返回了济州岛,然后在济州岛预定了一家非常偏远的民宿。这家民宿距离高宥珍和姜某在济州岛的老家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并且这个地方人流和监控都比较少。

  5月20日。她和姜某取得联系,确定了名宿的所在地点。

  5月22日,高宥贞来到济州岛一个超市里购买杀人用的刀具、清洁剂以及漂白粉等等东西。而且,根据监控显示,高宥贞在买完东西之后竟然还不忘在超市积个分。

  温婉家庭主妇为何被称为<a href=韩国最狠毒妇”/>

  一个小时之后,她还不忘出去搞了个聚会,沉浸在社交的愉快的氛围当中,她喝着酒和朋友们谈笑风生,完全看不出来正在策划着一起凶杀案。

  聚会一直持续到凌晨两点中,众人散去,两天后她就落实了自己的杀人计划。

  2019年5月25日,就在高宥珍和前夫见面的当天晚上8点到9点之间,高宥珍主动给前夫做了一顿咖喱晚餐,并在晚餐中加入了大量的安眠药,晚饭后不久姜某就出现意识模糊,高宥珍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刀具,疯狂的刺向了姜某。而案情发生的时候,他们6岁的儿子就待在隔壁房间。

  姜某弟弟晚上收到的那一条信息就是高宥珍给发送的。

  5月26日,高宥珍先把儿子送回到自己的父母家,然后重新返回民宿开始毁尸灭迹进行分割,在分尸的过程中由于紧张弄伤了自己的手,警方在随后的调查中发现,她在离开济州岛之前还有行医记录,从监控上看,她从医院出来时,手上包扎了绷带。

  5月27日中午,高宥珍退房离开。通过监控录像显示,她从屋内取出多个垃圾袋和一个大行李箱,搬到车上,随后开车来到一个垃圾回收站扔掉三包垃圾,通过垃圾分类来看,她这时候丢弃的可能是部分作案工具。

  之后下午,她又带着剩余的物品,入住了另一家旅馆,期间她一边从车上取下沉重的行李箱,一边笑着和朋友通着电话,事后把沉重的行李箱拖上楼。

  为了干扰警方的办案方向,她一直拿着前夫的手机,向自己的手机上发送信息。

  “对不起,我是一时忍不住才想性侵你。”

  “我以后还要找工作,请你别向法院告发我。”

  这两条信息就是高宥珍以此来营造自己被侵犯自卫以及姜某还活着的假象。

  5月28日,高宥珍先到自己购买工具的超市,把没有用到的东西进行了退货处理,然后又到其他的超市购买了30张专用垃圾袋、旅行背包、塑胶手套、香水和化妆品,当天晚上,她来到码头,购买了从济州岛开往全罗南道的船票。

  高宥珍上船一小时之后,趁四下无人之际,将疑似装有前夫尸块的垃圾袋和行李箱扔到了海面之上。过程长达七分钟。处理完毕之后,高宥珍在船上有手机网购了大型切割工具,收货地点是位于金浦市的住宅。

  晚上船靠岸后,她又驾车于次日清晨到达金浦。收到网购的刀具后,又在超市购买了防止血液喷溅的防尘服,在金浦的家中进行了又一次的分尸作业。同样把尸块装进了垃圾袋里扔到了垃圾场。

  温婉家庭主妇为何被称为<a href=韩国最狠毒妇”/>

  5月30日,高宥珍回到了清州市的家中,像没事人一样跟现任丈夫说了自己差点被前夫性侵的事,还给丈夫看了伪造的信息。所以丈夫对此深信不疑,甚至带她到医院就诊,还为此给姜某打电话,但是电话没有打通,就打给了他的弟弟,怒斥了姜某的“恶行”,还表示一定要起诉他。

  而此时的警方已经完成了民宿的调查工作。然而遗憾的是,警方找到的一些疑似姜男的尸骨,许多都被证实其实是动物尸骨。也就是说,在大学学习化学专业出身的高宥珍,有可能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进行了彻底的毁尸灭迹。

  温婉家庭主妇为何被称为<a href=韩国最狠毒妇”/>

  警方也在高宥珍的电脑中发现了大量的悬疑类影片,经过证实,这都是她平时最爱看的,说明她很喜欢随着影片的进行而有逻辑性地推理思考,也说明她这个人逻辑性很强,从她作案的监控录像碎片上看出,即便是她自己策划了一起凶杀案,她对于事前的准备和时间的分配上都有条不紊。

  随着案子的深入调查,高宥珍现任丈夫洪某对儿子的去世也心生怀疑,疑似儿子的死也与高宥珍有关,原来洪某与前妻的儿子在2月份回到家中打算和他们一同生活,在一天晚上吃了高宥珍做的咖喱饭以后,也离奇死亡,当时警方做的调查,以为是洪某在晚上睡觉时,腿压到了孩子身上致使孩子窒息而死。

  虽然高宥珍并没有承认,但是警方重启了这个案子的调查。

  不管高宥珍拥有着怎样的高智商,也不管她做得再怎么缜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最终她还是落入法网,等待她的终将是正义的制裁。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韩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韩国服务器网联系。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