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韩国总统尹锡悦的新班底:留美背景的“老友记”

  

<a href=韩国总统尹锡悦的新班底:留美背景的“老友记””/>

  5月10日,在韩国首尔,韩国总统尹锡悦出席就职仪式。图/视觉中国

  本刊记者/曹然

  在有惊无险的炸弹威胁中,韩国新任总统尹锡悦完成了一场强调创新、团结与自由的就职典礼。

  面对4万多名观众,在两个月前的大选中撕裂的保守、进步阵营展现出难得的和解。前总统文在寅和朴槿惠共同出席了典礼,尹锡悦向文在寅离去的座驾鞠躬,随后正式搬进位于龙山的原国防部大楼办公。韩国总统府自此告别70余年的青瓦台岁月。晚上,韩国五大财团掌门人首次获邀出席新总统的就职晚宴,展现出政商共同振兴经济的新图景。当天,尹锡悦还收到了美国总统拜登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的祝福……

  但在另一边,尹锡悦的就职日并不平静。5月10日当天,韩国新政府最早发布的外交决策,就是呼吁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朝鲜最近的弹道导弹试验。更早的凌晨时分,尹锡悦选择在原国防部的地下工事中听取安全简报,了解朝鲜军事动向和韩军部署。

  “虽然朝鲜的核武器计划对我们和东北亚的安全构成威胁,但对话的大门仍将敞开。”与文在寅五年前释放的“愿意等待”的积极和解信号不同,尹锡悦在就职典礼中发出了类似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承诺:“如果朝鲜真正启动完成无核化的进程,我们准备与国际社会合作,提出一项大胆的计划,将极大地加强朝鲜的经济并改善其人民的生活质量。”他还表示,韩国“必须在扩大自由和人权方面发挥更大作用”,暗示将重启被前政府搁置的“朝鲜人权”议题。

  与此同时,一个与前政府截然不同的外交、安保与统一事务班底,也在5月10日当天投入了工作。

  故人班底

  尹锡悦的五年总统任期,从龙山新总统府的地下掩体开始。5月10日凌晨0时许,在名为国家危机管理中心的原国防部地下工事中,尹锡悦听取了韩军参谋长联席会议有关朝鲜军事动向和韩军战备的安全简报。随后,33次钟声在首尔标志性古建筑普信阁敲响,宣示新政府开始履职。

  听取安全简报是历任韩国总统上任的“第一件事”。但和尹锡悦不同,前任总统文在寅、朴槿惠是在家中接听军方高层电话,李明博也是在竞选办公室听取简报。而早在就职前4天,新总统府地下工事尚未重新装修好时,尹锡悦就在此召开了一次“评估半岛安全状况”的新班底首次高层会议,作为新政府国家安全会议的预演。

  在地下室中紧挨着尹锡悦就座的,是他的小学同学金圣翰,其次是尹锡悦在首尔大学法学院读书时认识的学长权宁世,尹锡悦、权宁世共同的老学长朴振,金圣翰的老同事金泰孝,以及金泰孝的老同事李钟燮。韩国媒体认为,正是这些尹锡悦的“故人”,塑造了没有外事经验的新总统对安全事务“特别重视”的态度。

  1980年,大二学生尹锡悦在校内参与有关“光州事件”的模拟审判,力主判处时任总统全斗焕无期徒刑,闻名校园,当时权宁世正读大三。此后,两人一同备考检察官。受模拟审判事件牵连,尹锡悦连考九年才得以入职水原地方检察厅,成为权宁世的后辈。此后,他们都曾在首尔高等检察厅及法务部担任要职。

  2002年,从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获得硕士学位的权宁世归国,被大国家党延揽,在首尔当选国会议员,并认识了首尔大学法学院及肯尼迪学院的“双料”学长朴振。2002年开始,两人均在首尔连选连任三届国会议员,并在大国家党2004年的领导人更迭中力挺朴槿惠上台。外交官出身的朴振,随即成为朴槿惠政府时期大国家党的首任国际委员会主席。

  与此同时,从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获政治学博士学位的金圣翰,正在韩国外交与贸易部外交与国家安全研究所(IFANS)任教。因政策观点接近,他和同在该所工作的金泰孝逐渐成为大国家党外交政策的重要顾问。

  2007年,李明博成为大国家党总统候选人后,朴振出任其竞选团队的外交、统一与安全事务首席顾问,并在李明博胜选后主持了相关部门的交接。历经李明博、朴槿惠两届保守政府,朴振担任国会外交、贸易和统一事务委员会委员长,权宁世被朴槿惠提名担任驻华大使,金圣翰出任外交部副部长,金泰孝任总统办公室外交安保室外交战略秘书。

  当时与金泰孝同在安保室工作的国防战略秘书,是曾任国防部政策规划司副司长的职业军官李钟燮。韩国媒体披露,除了和金泰孝的同事关系,李钟燮还有一位“过从甚密”的朋友,是陆军士官学校的学长金龙贤。尹锡悦胜选后,金龙贤被提名担任新总统的警卫处长。

  曾长期任职青瓦台的韩中友城协会会长权起植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在这些人中,与尹锡悦关系最久的金圣翰和权宁世是新总统在外交、安全和统一事务上真正的“核心智囊”。2021年6月,此前从无从政经验的尹锡悦宣布参选总统后,首先将金圣翰与权宁世招募到核心团队。金圣翰被韩国舆论称为尹锡悦的“外交安全家教”,并全盘负责了新旧政府外交、安全、统一事务交接的工作。

  

<a href=韩国总统尹锡悦的新班底:留美背景的“老友记””/>

  

4月10日,尹锡悦(中)在韩国首尔公布新一届韩国政府首批内阁成员人选提名。图/澎湃影像

  权起植指出,文在寅竞选总统时的首席外交顾问郑义溶后来也担任了国家安保室长,但尹锡悦以“减小总统府,还政于内阁”的名义,将总统府高层结构从过去的“3室长、8首席秘书”缩减到“2室长、5首席秘书”。身为“2室长”之一的金圣翰,在总统府内的地位更显提高。金圣翰的老同事金泰孝获任国家安保室第一副室长,也打破了青瓦台时代国家安保室第一副室长由军方人士担任的传统,亦展现了金圣翰的人事“话语权”。

  权宁世则因国会经验丰富出任尹锡悦的总统交接委副委员长,一度被外界视为总统府秘书室长的潜在人选。今年4月12日,尹锡悦在胜选后探望前总统朴槿惠,权宁世是交接委唯一陪同出席的人员。最终,他被提名为统一部长候选人。

  此外,朴振先是成为尹锡悦竞选团队中仅次于金圣翰的外交政策顾问,随后被提名为外交部长。李钟燮先出任总统交接委外交安保委员,后成为国防部长提名人。外界预计,前述五人及尚未提名的国家情报院院长,将构成尹锡悦时代韩国国家安全会议的基本班底。金圣翰的高丽大学校友、前驻美公使权春泽,金圣翰的老同事、前外交部副部长金奎显等,也被认为可能出任剩余的外交、安全、统一事务要职。

  留美背景

  如此“故人班底”并非韩国政治的常态。2017年文在寅就职总统时,选择的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外交部长康京和、国情院长徐薰都是职业公务员出身,且多为朝韩事务专家。如今,尹锡悦的班底却几乎全部为政治人物,金圣翰、权宁世、朴振、金泰孝和李钟燮都出身保守派选区,也都与新总统“有旧”。他们中并无对朝事务专家,但都有留美背景。

  权起植指出,尹锡悦是本世纪以来唯一未经国会选举就胜选总统的人,而当前国会多数党又是进步阵营的共同民主党,因此,他非常需要有经验的助手加强和国会沟通,选择更多熟悉的政治人物并不令人意外。高丽大学教授、韩国国家安全战略研究所前所长南成旭则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尹锡悦认为文在寅的外交安保团队过于专注“南北关系”,忽视了韩中、韩美、韩日事务,因而在人选上亦有方向调整。

  其班底中,除权宁世担任过驻华大使外,毕业于康奈尔大学的金泰孝是首尔高级智囊中少数强烈主张韩日“建设性关系”的专家之一。在尹锡悦发表“日本自卫队在紧急情况下可进入朝鲜半岛”的言论后,韩国媒体梳理发现,早在2012年,金泰孝就因发表过相关立场的论文而遭到朝野的严厉批评。

  不过,虽然强调在东北亚相关各国间保持“新平衡”,但尹锡悦最重视改善的还是韩美关系。有尹锡悦交接委员人士对媒体透露,李钟燮得到重用的原因就是“与美方人士关系甚好”。李钟燮以研究“韩美同盟”主题的论文在田纳西州立大学获得政治学博士学位。朴槿惠执政时期,李钟燮晋升中将,一度专门负责韩美联军指挥权改革事宜。

  此外,尹锡悦提名的总理人选韩德洙也出任过驻美大使,副总理兼教育部长人选金仁喆长期担任富布赖特韩国校友会会长。权起植指出,除了韩美关系本身的重要性外,韩国总统的个人倾向在很大程度上也会影响一个时期的外交、安保和统一政策走向。文在寅素有“重返北方”的“水晶球之梦”,而尹锡悦则有“白宫情结”。在规划新总统府时,他就毫不掩饰“亲美”的执政风格,要求办公室及周边栏杆的设置也要学习白宫。

  有分析认为,尹锡悦没有从政经验、没有自己的政治班底,也是他在仓促之间任命如此有“倾向性”的团队的原因。有交接委人士对媒体透露,法务部长等重要人选甚至可能是“临时替换”。

  尹锡悦外交政策团队成员金洪均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新总统的外交安保交接班底在3月底开始运作,要逐一审查现任政府的外交政策,以提出新政府的愿景、政策和行动计划,包括针对具体国家、地区的新政。这一过程的时间颇为紧张,金圣翰本人常常工作到次日凌晨。

  然而,政治化、私人化的班底让韩国朝野质疑新政府的“共治”诚意。已经公布的18名内阁部长提名人,还有尹锡悦和权宁世的检察官老同事、法务部长韩东勋,尹锡悦的高中及大学学弟、内政安全部长提名人李相珉。与此同时,尹锡悦在竞选时承诺“提名多位30多岁的年轻部长”,但目前最年轻的人选为49岁,其余几乎都是尹锡悦的同代人。此外,即使是保守阵营不同派系推荐的部长人选,也均未被尹锡悦考虑。有共同民主党议员因而质问:“当总统就是把朋友都任命为部长吗?”

  对此,尹锡悦解释称自己“不看出身,只看重专业能力”,候任总统秘书室长张济元则就年龄问题辩解道:“要精通国民团结、外交、经济、通商等各方面的问题,不是都需要时间吗?年龄就是经验的象征。”对于“美国背景”,尹锡悦强调,“讲一口流利的英语,有国际化工作经验”,才能带领政府治理走向现代化和国际化。

  5月10日的就职典礼上,尹锡悦走上主席台前,接过了来自代表进步阵营的“光州女孩”和代表保守阵营的“大邱男孩”递来的花束。这一特别设计的环节应和了他随后呼吁“朝野团结”的讲话。但权起植认为,尹锡悦提名的政府高层人选,已经损害了国会多数党共同民主党对他的合作期待。截至5月9日,其新政府团队只有5位提名人通过国会表决,另有两位提名人因进步阵营的攻讦而宣布辞任。尹锡悦的外交、安全和统一班底,是否能如愿就位,尚待观察。

  对朝政策

  “想必大家都已经认识到,当前的半岛局势出现了恶化。”5月2日,刚刚访问美国归来的韩国外交部长提名人朴振在国会质询中表示。当共同民主党议员质问他是否是说“文在寅政府为朝鲜挑衅制造了条件”,这位候任外长回答:“依赖于朝鲜善意的对朝政策难以成功。”

  私下里,尹锡悦阵营更将过去五年的对朝政策称为“屈从外交”,认为文在寅不能吸引朝鲜回到无核化的谈判桌上。自2019年2月在越南河内举行的朝美领导人会晤破裂后,朝美双方在“先解除部分制裁”还是“先推进无核化”上陷入僵局。为维持半岛局势问题、推动对话恢复,文在寅政府始终拒绝在韩国部署更多反导系统、拒绝触及“朝鲜人权问题”,并一再寻求缩减韩美联合军演、在南北经济合作上突破制裁限制。

  美国朝鲜问题专家马克·巴里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韩国政府在朝鲜问题上的尴尬位置缘于无力突破美方的限制,必须寻求同华盛顿协调的策略。而拜登政府在强调对朝鲜“开启接触不设条件”的同时,一直坚持“先无核化再解除制裁”的立场,被视为鹰派的新任美国驻韩大使戈德堡近期更强调“为了无核化必须保持强硬姿态”,导致“第一步”问题始终无法解决。

  在此背景下,尹锡悦政府试图基于拜登政府的对朝政策,建立起“有原则”的新框架,即“综合制裁和施压、对话与劝说的方式,引导朝鲜走向无核化道路”。在实践层面上,尹锡悦政府提出,在无核化取得进展前不寻求改变国际制裁,也不考虑谈判《终战宣言》。

  巴里认为,和文在寅政府的积极试探相比,尹锡悦政府的对朝政策本质是往后退,试图引导或迫使朝鲜走出“第一步”。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倒退回李明博、朴槿惠执政时期对朝敌视、紧张甚至发生军事冲突的地步。最重要的证据,就是新总统提名权宁世出任统一部长。

  尹锡悦胜选之初,有保守阵营人士期待新政府重提撤销统一部。2007年大选后,李明博交接委就曾将取消统一部列为施政计划之一。虽然最终结果是“冷藏”,但也让统一部在此后连续两届政府无所作为,被2017年上任的文在寅政府视为“积弊”。2018年朝韩重启会晤后,青瓦台及国情院代替统一部主导了对话进程。韩国媒体爆料称,本次选举前后,政府内的经贸部门亦希望能将朝韩合作基金等机构从统一部“夺走”。

  但在尹锡悦看来,统一部不仅不能撤并,还需要增加更重要的任务。与朴振攻击文在寅对朝政策的表态不同,权宁世在国会质询中强调自己的使命是“协调两党共识性的对朝政策”,以增加统一事务的可持续性。韩国媒体分析称,这与尹锡悦近期有关宪法的表态一脉相承,他在访问仁川时强调“和平统一是韩国宪法中规定的总统义务,是国家的目标和价值”,这体现出“作为宪法专家,他本身坚守和平统一的道路”。

  因而,虽然在言辞上批评文在寅政府,但在实践层面,新政府已经为共识性的对朝政策留下窗口。与李明博政府上台后即推翻前总统卢武铉达成的朝韩合作协议不同,国防部长提名人李钟燮已公开确认,对文在寅时代朝韩达成的建设缓冲区的军事合作协议,将在审核后予以保留,“不主张废除”。

  李钟燮还确认,新政府将选择从即将卸任的文在寅政府继承至少两项对朝政策:努力缓解与朝鲜的紧张关系,并合作归还在朝鲜战争期间阵亡的韩美军人遗骸。此外,保守阵营各派系参与的交接委,在最终发布的110项施政计划中未提“重新部署萨德”,亦显示出尹锡悦团队已就共识性对朝政策,在阵营内部进行了一些协调。

  高丽大学教授、韩国国家安全战略研究所前所长南成旭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综合各种因素,尹锡悦的对朝政策很可能取决于朝鲜对韩国新政府政策微调的下一步回应。“他表达了自己的立场:无核化是当务之急。一旦朝鲜无核化取得进展,他将寻求经济合作。没有无核化,在联合国对朝鲜的制裁下进行经济合作实际上很困难。”

  一些分析人士指出,判断新政府的对朝政策能否维持当前半岛总体稳定的局面,两个具体问题的走向值得注意。首先,李钟燮已经明确提出,文在寅时期暂停大规模的韩美联合军演是“一个需要改进的事情”。其次,文在寅政府自2019年以后一直没有加入联合国朝鲜人权决议案共同提案国,但新政府计划上台后立即作为共同提案国参与朝鲜人权决议案,并建成被文在寅政府事实上搁置的“朝鲜人权基金会”。而共同民主党领导的国会是否能减缓新政对朝韩关系带来的冲击,尚未可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韩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韩国服务器网联系。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