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韩国称芯片材料实现自给自足,日媒驳:还是要靠日本

  原标题:韩国称芯片材料实现自给自足,日媒驳:还是要靠日本

  (观察者网讯)今年7月,在出席应对日本对韩出口管制两周年活动中,韩国总统文在寅曾表示,在尖端半导体材料方面,韩国已经实现了“自给自足”。针对文在寅的此番言论,日媒《日经亚洲》8月8日发表评论文章称,尽管韩国大肆宣扬“韩国制造”的成功,但贸易数据表明,韩国仍然依赖日本的芯片材料。

<a href=韩国称芯片材料实现自给自足,日媒驳:还是要靠日本”>《日经亚洲》:尽管文在寅吹捧“韩国制造”的成功,但韩国仍然依赖日本的芯片材料

  文在寅称韩国成功减少对日半导体材料依赖,日媒:部分数字“有点骗人”

  2019年,日本加强了对韩国的半导体材料出口管制,动摇了两国的供应链,让韩国认识到过度依赖日本产品是有风险的。因此,韩国开始推动高科技芯片材料的自给自足。不过《日经亚洲》却指出,到目前为止,韩国推动减少对日本制造原材料依赖的进展并不像本国政府所说的那么大,贸易统计数据显示两国经济依然相互依赖。

  据报道,7月2日,在纪念韩国应对日本出口管制两周年的活动中,韩国总统文在寅在8分钟的演讲中强调,韩国成功地减少了对日本的三种尖端半导体材料的依赖。“在尖端材料方面,韩国已经实现了自给自足,”文在寅称。

<a href=韩国称芯片材料实现自给自足,日媒驳:还是要靠日本”>文在寅表示,韩国已经减少了对日本高科技芯片材料的依赖,图自韩国总统府

  文在寅所指的三种材料分别是用于制造半导体的氟化氢和极紫外(EUV)光刻胶,以及用于智能手机、电脑有机发光二极管(OLED)面板的氟化聚酰亚胺。2019年7月,日本加强了对这些材料向韩国出口的管制,要求它们在运输前接受单独的检查。

  正如文在寅所言,韩国对日本氟化氢的依赖程度有所下降。据韩国贸易协会透露,2018年韩国从日本进口的氟化氢为6685万美元,但在2019年7月大幅减少,到2020年仅为937万美元,日本产品占总进口的份额从2018年的42%降至2020年的13%。究其原因,由于日本产氟化氢大部分被韩国三星电子部分控股的Soulbrain、SK材料等公司的国产产品所取代,日本的Stella Chemifa、盛田化学等公司的出口减少。

<a href=韩国称芯片材料实现自给自足,日媒驳:还是要靠日本”>  2019-2021年上半年,韩国在氟化氢、光刻胶以及氟化聚酰亚胺上从日本的进口额变化(数据来源韩国贸易协会)

  另外,韩国从日本进口的EUV光刻胶也有所下降,因为自2019年7月以来,韩国从比利时的进口额增长了10倍以上。“由于从比利时进口的EUV光刻胶越来越多,对日本的依赖也越来越少,”韩国政府有关人士表示。

  不过,《日经亚洲》却认为,“这个数字有点骗人”,因为韩国从比利时进口的光刻胶是由日本材料制造商JSR的比利时子公司生产的。报道还称,韩国去年从日本进口的光刻胶总量实际上增长了22%,达到3.2829亿美元,2021年前六个月同比也增长了3%,日产光刻胶仍占韩国进口总额的80%以上

  在氟化聚酰亚胺进口方面,日媒称这是韩方说辞与现实差距最大的

  除去氟化氢与EUV光刻胶,文在寅所称的、成功减少对日本进口依赖的氟化聚酰亚胺,据《日经亚洲》称,实际上是“韩方说辞与现实差距最大的”。

  据报道,韩国政府曾表示,已采用“超薄玻璃”替代日本产品,把从日本的进口减少到“几乎为零”,三星在其可折叠智能手机上使用的就是“超薄玻璃”。但据韩国一家证券公司的数据,在三星2020年近3亿部智能手机出货量中,可折叠机型仅占到了440万部,略高于总出货量的1%,许多智能手机仍在使用氟化聚酰亚胺。

  另外,《日经亚洲》还表示,今年上半年,韩国从日本进口的氟化聚酰亚胺同比增长15%,至4430万美元,日本产品的份额基本没有变化。

  此外,文在寅曾强调,韩国对日本的100种核心产品的依赖度在过去两年从31.4%下降到24.9%,但韩国没有公开这100种产品是什么。韩国一名政府官员表示,这份名单是“国家机密”。同时,韩国最大的贸易逆差是对日贸易逆差,它甚至超过了石油出口国沙特阿拉伯。由于芯片制造设备进口增加,韩国对日贸易逆差在2020年扩大了9%,达到209亿美元,今年上半年更是扩大了31%。

<a href=韩国称芯片材料实现自给自足,日媒驳:还是要靠日本”>2019-2021年上半年,韩国对日本的贸易逆差(截图自日经亚洲)

  《日经亚洲》指称,这些数据表明,韩国对日本产品的依赖程度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韩国努力“去日化”,日媒批评日本政府没有危机感

  不过,韩国仍有可能实现长期大幅减少从日本的进口。

  据报道,由于规模庞大,对比日本企业,韩国芯片制造商是更大的材料和设备买家。例如,三星在芯片和显示器领域的年销售额约为900亿美元,而SK海力士和LG Display的年销售额合计为500亿美元。相比之下,日本最大的芯片制造商Kioxia Holdings的年销售额仅约为110亿美元。

  另外,日本对韩的出口管制促使三星和其他韩国芯片制造商意识到供应链中断的风险。为了保持生产线畅通,韩国芯片制造商要求日本供应商增加在韩国的生产。作为回应,东京应化工业(Tokyo Ohka Kogyo)和大金工业(Daikin Industries)等公司已开始采取行动,扩大在韩国的生产,而这些举措可能导致日本的去工业化和失业。

  与此同时,三星电子下属设备企业也开始开发和生产日本企业擅长的涂布机、蚀刻机等芯片制造设备。SK海力士和LG Display的子公司也在利用韩国政府支援金,促进尖端材料的研究开发,从而帮助国内合作企业的成长。

  然而,对于韩国积极的“去日化”行动,日本政府似乎并不关心。

  《日经亚洲》指出,日本经济产业省在6月份编制的一份报告中没有表现出危机感,只是承认对日本芯片制造设备和材料行业的空心化存在一些担忧。日本一家领先芯片材料制造商的高管批评称:“财务省对日本两年前实施的出口管制的实际后果一无所知。”

  《日经亚洲》也警醒,如果日本继续其政治争端,同时忽视韩国正在进行的结构改革,日本国内公司将付出沉重代价。韩国定于明年3月举行总统选举,此次选举可能成为日韩两国半导体供应链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如果韩国下届政府继续实施尖端材料自给自足政策,韩国企业可以利用5年的政府补贴来提高技术水平。日本芯片企业正在密切关注文在寅的继任者是否会延续对日强硬立场和尖端材料的“韩国制造”。

责任编辑:祝加贝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